在线新华字典

  按部首检索  按拼音检索
文房四宝是指什么


    笔、墨、纸、砚统称为“文房四宝”。古人认为万物皆有灵性,笔、墨、纸、砚亦然。在使用之余,文人雅士还给它们取了人性化的名字(见韩愈《毛颖传》):
  笔:中山人毛颖。中山是古代诸侯国名,在今天的河北省定州一带,战国时为赵国所灭。据王羲之《笔经》记载,汉朝时天下诸侯郡国争献兔毛笔以书写洛阳鸿都门上的匾额,结果只有赵国兔毛笔入选。中山属赵,所以称毛颖为中山人,颖是指毛笔呈锥状的笔头。另有人因宣城多产笔,也称之为宣城毛元锐,字文锋的。
  墨:绛人陈玄。古时绛州在今天山西省新绛县,所产之墨较为有名,为朝廷贡品,而墨又以陈年、浓黑者为上品,故称之为绛人陈玄。又:南唐时燕人李廷圭以松烟造墨,光泽可鉴最负盛名,后渡易水而居江南,故也有人称墨为燕人易玄光,字处晦的。
  纸:会稽褚知白。古时会稽在现在的浙江绍兴,出产贡纸。楮树之皮是造纸的上等原料,而褚与楮音同形近,故有人从人的姓氏中取“褚”为纸的姓氏,称之为会稽褚知白。另外也有人因河南华阴多产纸,称褚知白为华阴人士,字守玄。
  砚:弘家陶泓。隋唐时期,天下陶砚盛行,而其中又以虢州,即汉时弘家郡(今河南灵宝)所产最负盛名,砚中间下凹以存墨汁,故称之为弘家陶泓。也有人称以石料所制之砚为石虚中,字守默(墨)的。
  古人不仅给笔、墨、纸、砚取了名字,而且还给它们封了官职。笔:书写用品,因笔杆以竹管作成,使用时要饱蘸墨水,故封之为中书君、管城侯、墨曹都统、墨水郡王、毛椎刺史;墨:多以松烟制成,品质上乘的还要添加香料,故封之为松滋侯、黑松使者、玄香太守、毫州楮郡平章事;纸:性柔韧,可随意裁剪,且以洁白者为佳,故封纸为好畦(侍)侯、文馆书史、白州刺史、统领万字军略道中郞将;砚储墨之器,质地坚硬,帮封之为即墨侯、离石侯、铁面尚书、即墨军事长。


  唐代才女薛涛曾作诗《四友赞》:“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煤而黯黯,入文亩而休休。”诗中所歌咏的就是砚、笔、墨、纸。笔墨纸砚被称为“文房四宝”,自古至今,一直深受文人雅士和凡夫俗子的喜爱。现就文房四宝在古代诗歌中的称谓分类归纳一下:


  一、 笔


  玉管 “今来承玉管,布字改银钩。” (隋·薛道衡《初学记·咏苔纸》)
  翠管 “玉窗抛翠管,清袖掩银鸾。” (唐·李远《观廉女真葬》)
  银管 “蜀王宫树雪初消,银管填青点点描。” (元·袁桷《薛涛笺》)
  象管 “象管细轴映瑞锦,玉麟棐几铺云肪。” (宋·米芾《寄薛郎中绍彭》)
  筠管 “窗里日光飞野马,案头筠管长蒲卢。” (唐·韩偓《安贫》)
  斑管 “轻轻斑管书心事,细摺银笺写恨词。” (元·白仁甫《阳春曲题情》)
  毫管 “云涛触风望,毫管和烟搦。聊记梦中游,留之问禅客。” (唐·陆龟蒙《纪梦游甘露寺》)
  寸管 “本经史而为词章,盍展长才与寸管。” (清·林则徐《杭嘉湖三郡观风告示》)
  毫   “夜开金钥诏辞臣,对御抽毫草帝纶。” (宋·王安石《题中书壁》)
  紫毫 “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选一毫。” (唐·白居易《紫毫笔》)
  兔毫 “会得窥成绩,幽窗染兔毫。” (唐·罗隐《寄虔州薛大人》)
  柔毫 “忆挈柔毫就石渠,春风花药袭襟裾。” (清·姚鼐《过程雨门墓下作》)
  弱毫 “物新唯人旧,弱毫多所宜。”  (晋·陶渊明《答庞参军》)
  秋毫  “转腕摧峰增崛崎,秋毫茧纸常相随。”  (唐·朱逵《怀素草书歌》)
  寸毫  “文兮乏寸毫,武也无尺铁。平生所韬蓄,到死不开豁。” (唐·陆龟蒙《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
  霜毫 “霜毫掷罢倚天寒,任作淋漓淡墨看。” (清·龚自珍《己亥杂诗》
  银毫 “揮灑銀毫,舊句他知道。”(清 孔尚任 《桃花扇·寄扇)
  中山毫 “隐侯三玄士,赠我栗冈砚。洒染中山毫,光映吴门练。” (唐·李白《殷十一赠栗冈砚》)
  玉兔毫 “锋芒妙夺金鸣距,纤利精分玉兔毫。” (五代·齐己《寄黄晖处士》)
  秋兔毫 “莫嫌文史不知武,要试饱霜秋兔毫。” (宋·黄庭坚《刘晖叔洮河绿石砚》)
  毫锥 “策目穿如札,毫锋锐若锥。” (唐·白居易《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
  毫颖 “试卷波澜入毫颖,莫教欧九识刘几。” (金·周昂《送李天英下第》)
  翰   “亦曾戏篇章,挥翰疾蒿矢。” (宋·王安石《送董伯懿归吉州》)
  毫翰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 (唐·孟浩然《洗然弟竹亭》)
  柔翰 “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 (西晋·左思《咏史》)
  弱翰 “岂无弱翰,才不克赡。” (晋·陆云《答大将军祭酒顾令文》)
  寸翰 “骋我迳寸翰,流藻重华芳。” (魏 ·曹植《薤露行》)
  毛颖 “陶泓面冷真堪唾,毛颖头尖漫费呵。” (金·庞铸《冬夜直宿省中》)
  霜兔 “自矜霜兔健,安有鲁鱼乖。” (元·倪瓒《画竹寄张天民》)
  栗尾 “书来乞诗要自写,为把栗尾书溪藤。” (宋·苏轼《孙莘老求墨妙亭》)
  鸡距 “鸡距初含润,龙鳞不自韬。” (宋·梅尧臣《九华隐士居陈生寄松管笔》)
  诸毛 “又论诸毛功,劈水看蛟螭。” (唐·韩愈《寄崔二十六立之》)
  毛锥 “驿书驰报儿单于,直用毛锥惊杀汝。” (宋·陆游《醉中作行草数纸》)
  退锋郎 “秃友退锋郎,功成鬓发伤。” (清·陶谷《清异录·文用》)


  二、 墨


  玄圭 “急磨玄圭染霜纸,撼落花须浮砚水。” (宋·杨万里《春兴》)
  玄玉 “玄玉初成敢轻用,万里豹囊曾入贡。” (明·高启《赠卖墨陶叟》)
  玄珠 “万灶玄珠一唾轻,客卿新以玉泉名。” (金·元好问《赋南中杨生玉泉墨》)
  陈玄 “赖石陈玄典籍传,肯教边腹擅便便。” (宋·庄季裕《鸡肋篇》)
  乌丸 “秦郎百好居第一,乌丸如漆姿如石。” (宋·陈师道《古墨行》)
  乌玉玦 “近者唐夫子,速致乌玉玦。” (宋·苏轼《孙莘老寄墨》)
  松烟 “往逢醉许在长安,蛮溪大砚磨松烟。” (宋·黄庭坚《答王道济寺正观许道宁山水图》
  松液 “要与陶泓作佳传,老磨松液写《黄庭》” (元·宋无《端石砚》)
  松煤 “山中老僧忧石泐,印之以纸磨松煤” (宋·欧阳修《石篆》)
  松腴 “苍鼠奋须饮松腴,剡藤玉版开雪肌。” (宋·苏轼《六观堂老人草书》)
  麝煤 “蜀纸麝煤添笔媚,越瓯犀液发茶香。” (唐·韩偓《横塘》)
  珍煤 “贵价市珍煤,风前试寒泓。” (宋·文同《谢杨侍读惠端溪紫石砚》)
  灶煤 “瓦池研灶煤,苇管书柿叶。” (宋·苏轼《孙莘老寄墨》)
  书煤 “引书煤而黯黯,入文亩而休休。” (唐·薛涛《四友赞》)
  黑蛟 “绿蚁滟樽芳酝热,黑蛟落纸草书颠。” (宋·陆游《醉书山亭壁》)
  翠饼 “何以墨潘穿破褐,琅琅翠饼敲云笏。” (宋·苏轼《赠潘谷》
  龙宾 “龙宾十二吾何用,不意龙文入吾手。” (元·泰不华《桐花烟为吴国良赋》)


  三、 纸


  楮   “若入富天巧,春色入毫楮。” (宋·苏轼《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
  楮生 “楮生毛颖贺得友,坐令几案增光辉。” (元·许有壬《李惟中学士自西台侍御召入以未央宫瓦砚为祝》
  楮先生 “孤寂惟寻曲道士,一寒仍赖楮先生。” (宋·陆游《日饮酒对梅花醉则拥纸衾熟睡》
  玉楮 “云母光笼玉楮温,得来原自剡溪濆。” (元·陈端《以剡溪赠待诏》)
  玉鸾纹 “吴笺新制玉鸾纹,冲雨殷勤寄荜门。” (元·陈基《无题》)
  云肪 “象管细轴映瑞锦,玉麟棐几铺云肪。” (宋·米芾《寄薛郎中绍彭》)
  云蓝 “道士有神传火枣,故人无字入云蓝。” (宋·姜夔《湖上寓居杂咏十四首》其一)
  剡藤 “苍鼠奋须饮松腴,剡藤玉版开雪肌。” (宋·苏轼《六观堂老人草书》)
  溪藤 “书来乞诗要自写,为把栗尾书溪藤。” (宋·苏轼《孙莘老求墨妙亭》)
  剡溪藤 “我有剡溪藤一副,无人重写妙莲花。” (清·金人瑞《题邵僧弥画》)
  麦光 “麦光铺几净无瑕,入夜青灯照眼花。” (宋·苏轼《和人求笔迹》)
  笺   “宴分王母乐,诏授薛涛笺。” (元·王逢《宫中行乐词》)


  四、砚


  砚台 “夕阳照个新叶红,似要题诗落烟台。” (唐·司空图《偶诗五首》其一)
  砚瓦 “玉龙笔架,铜雀砚瓦,金凤笺花。” (元·乔吉《水仙子·廉香林南园即事》)
  砚田 “以文为业砚为田。” ( 宋·戴复古《寄王溪林逢吉》)
  石田 “药里但随庭草积,学徒应供石田荒。” (清·方文《病中寄邓柬之》)
  石友 “剡溪来楮生,歙穴会石友。” (宋·王炎《题童寿卿博雅堂》)
  石泓 “晴窗影落石泓处,松煤浅染饱霜兔。” (宋·黄庭坚《次韵黄斌老所画横竹》)
  寒泓 “贵价市珍煤,风前试寒泓。” (宋·文同《谢杨侍读惠端溪紫石砚》)
  陶泓 “陶泓面冷真堪唾,毛颖头尖漫费呵。” (金·庞铸《冬夜直宿省中》)
  龙尾 “君看龙尾岂石材,玉德金声寓于石。” (宋·苏轼《龙尾砚歌》)
  墨海 “帝鸿墨海世不见,近爱端溪青紫砚。” (宋·程俱《谢人惠砚》)
  黑白月 “萋萋兮雾毂石,,宛宛兮黑白月。” (宋·苏轼《龙尾石月砚铭》)

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