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新华字典

  按部首检索  按拼音检索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增收3000多条词语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增收3000多条词语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日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一版增收了“给力”“限行”“摇号”“团购”“微博”“云计算”“情人节”“北漂”“潜规则”“山寨”“宅”“PM2.5”“捷运”“寿司”“粉丝”“数独”等3000多条词语。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江蓝生15日在京举行的该词典出版座谈会上介绍,第6版增加单字600多个(以地名、姓氏及科技用字为主),共收各类单字1.3万,增收新词语和其他词语3000多条,增补新义400多项,删除少量陈旧的词语和词义,共收条目6.9万多条。
    “给力”“雷人”网络热词现身
    “给力”、“雷人”“宅男”、“宅女”等网络热词,甚至连“地沟油”、“房奴”等词条也收录在内。
据介绍,《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新增词语涉及社会生活多个领域。其中,与社会建设和管理有关的有“医疗保险、医改、民调、首问制、调峰、限行、摇号、调节税”等;与大众日常生活相关的有“产权证、房贷、群租、二手房、廉租房、两限房、动车、屏蔽门、高铁、轨道交通、车贷、车险、代驾、酒驾、醉驾”等。
反映时下新的生活方式的有“首付、拼车、拼购、团购、网购、网聊、瘦身、塑身、茶叙、自驾游、自助游、背包客”等;与计算机、互联网有关的有“播客(视频分享)、博客、博文、跟帖、网评、网瘾、微博、云计算”等。
    江蓝生说,一些词语的新义新用法体现了词义的发展变化,从而反映了社会的变迁和人们对事物认识的变化。
例如,“宅”的新义“待在家里不出门(多指沉迷于上网或玩电子游戏等室内活动)”,“奴”的新义“称失去某种自由的人,特指为了偿还贷款而不得不辛苦劳作的人(含贬义或戏谑意)”,体现了当下不少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山寨”的新义“仿造的;非正牌的”和“非主流的;民间性质的”,“漂白”的新义“比喻通过某些手段,把非法所得变成合法所得”,反映出市场经济下一些人的生产经营行为;“大使”的新义“借指为推动某项事业的开展而做推介、宣传等工作的代表性人物”,则是一些公众人物影响力的写照。
    增收“搞掂”“捷运”等港台词
    江蓝生说,为了更好地服务大众生活,《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增加和调整了少量字词的读音和词形。
    譬如,为已稳定下来的外来词读音设立字头,像“啫喱”的“啫”(zhě)、“打的”的“的(dī)”、“拜拜”的“拜(bái)”;
    根据有关语言文字规范调整了词语读音,如将“唯唯诺诺”的注音由wěiwěinuònuò改为wéiwéinuònuò;
为广泛使用的词语确定词形和词义,如“标识”一词,以前只是作为“标志”的异形词,读为biāozhì,本次修订,增加了biāoshí读音,并解释为“①标示识别。②用来识别的记号”。
第6版还增收了“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M2.5(在空中飘浮的直径小于2.5微米的可吸入颗粒物)、ETC(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FTA(自由贸易协定)”等字母词。
    第6版还增收了“晒、博客、微博、丁克、粉丝、嘉年华、桑拿、舍宾、斯诺克、脱口秀”等英语外来词;
    增收了“刺身、定食、寿司、天妇罗、榻榻米、通勤、手账、数独、新人类、宅急送”等日语外来词;
    增收了“八卦、搞掂(搞定)、狗仔队、无厘头、手信、饮茶”等粤港澳地区词;
    增收了“软体、硬体、网路、数位、太空人、幽浮、捷运、呛声、力挺、糗、出糗、拜票、谢票、站台”等台湾地区词。
    拒收“剩男剩女”,因不够尊重人
    然而记者观察发现,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了门外,这是为什么呢?
    江蓝生说:“你比方说现在很流行的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巨好看’、‘超爽’,就是类似这些,很生动,但是它适用的范围是在一部分人当中使用,在正式的媒体当中很少出现,特别是像中老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这些词我们认为还是观察一段,如果它将来确实被绝大多数的群众都使用了,我们再给它收进来。”
    而一些网络流行的诙谐词语,也并没有因为使用频率高被收录进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之中。
    江蓝生说:“‘神马’——因为我们有‘什么’这个词,你用‘神马’你只是一种临时的用法,俏皮的用法。作为一个规范的疑问词,疑问代词我们有‘什么’,我们干吗用‘神马’来干扰它呢?‘神马’是个名词,对不对,所以没必要。”
   尽管如此,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还是最大限度地跟上时代脚步,“宅男”、“宅女”的“宅”,“被代表”的“被”,虽然作为一种新的词意使用时间并不长,但依然被修订专家们收录了进来。
    江蓝生说,像“被小康”,“被代表”,这也是网民很幽默,开玩笑式的,现在这种用法可以说非常广泛,因为它能够表达一种特别幽默的、无奈的这样一种感情色彩,所以它有生命力,我们也看好这个词,觉得这个词不会速生速灭的,所以就把它收进来。
    专家表示除了通用性、生命力两个重要指标之外,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也是《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语言规范类工具书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
    江蓝生说:“我们对新词新意还有一个价值观的判断,比方说我们收了‘宅男’、‘宅女’,但是我们不收‘剩男’、‘剩女’,对于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及时结婚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把他们说成‘剩男’、‘剩女’,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不够尊重人的,所以我们不收。”
    由于《现代汉语词典》被广泛运用于各项汉语使用规范的制订及汉语教学,在规范汉语词汇使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对于词语的选择也更为审慎。江蓝生说:“比方说‘同性恋者’互相称‘同志’,‘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相关资料



工具导航: 在线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歇后语大全 文言文翻译 唐诗三百首 万年历 中文转拼音 简体繁体转换 语文网

   版权所有 在线新华字典词典   浙ICP备05019169号